你好,欢迎来到绝地求生刺激战场辅助网

刘德华:我从未把拍戏当赚钱

文章出处:    发表时间:2017-08-16

  时隔12年,刘德华与冯德伦终于借电影《侠盗联盟》得以合作。“谁认识刘德华或者刘德华的经纪人?请联系一下我。”“我想让他用冷冷的冰雨在我脸上胡乱地拍一拍,因为太热了。”采访刘德华的那天烈日当头,热得满脸通红的记者一见面就把这个段子讲给他听,一下就把他给逗乐了,先是关切地问,“热吗?这外面?”接着一脸笑容地说,此前并未听过“冰雨”这个梗,估计在香港没流行起来。问他平时会去关注这些网络流行用语吗?他说,还好,都有看。然后回味起这个段子,又是一阵笑容。停工近半年的刘德华,舒缓了不少,他越来越关注生活中的细微话题,比如会和记者闲话日常,说说天气的好坏。出道36年,他接受过无数次采访,但凡遇到一个没听过的问题,他都会透露出惊喜的目光。提到出道这么久以来的转变,他用双手捧住脸,仔细想一想,仅是吐出三个字,“我老了。”接着一阵肆意大笑:“有人问我这半年慢下来的感觉?我从来不快,我一直都是慢慢地享受身边的生活。”在外人眼里,已经56岁的刘德华应处于无欲无求的状态,可十年如一日他依旧在努力,究竟刘德华想要的是什么?“舍不得吧”,他想了想对记者说,“不是舍不得‘退休’或是怎样,是我舍不得见不到他们(指歌迷和自己珍惜的人),也舍不得他们见不到我。”

  “我现在非常好,照样可以蹦蹦跳跳。”电影《侠盗联盟》的首映礼上,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“伤后复出”的刘德华身上。他丢下了采访当天拄着的拐杖,生龙活虎地在一片欢呼声中走上台。“我很好,对不起,过去的半年让大家操心了。”

  今年年初,刘德华在泰国拍摄广告时不慎坠马,随后便返港治疗,休养半年。在此期间,他没有出席任何公开活动。

  因为不想让公众把焦点过多聚焦于受伤事件,刘德华很少提及自己养伤时的具体感受,只透露休养期间,坚持做复健和水疗,家人也一直陪伴在旁。

  停下来的半年对于他来说似乎一切都慢了下来,他不会急切地盼望着回归“名利场”。再度复出,他说没什么不一样,“人生就是会起起伏伏,每个人都有受伤的机会,最重要的是受伤后慢慢重振自己的生活。现在我也开始锻炼,有很多以前能做的动作要重新做一下,看还能做些什么。”

  前几天在台湾的记者会上,有人问他是否曾经担心站不起来,他一点也不犹豫,“我一直很有信心能够站起来,大家都在怕,但我做这么多好事,没有怕。”

  因为剧情需要,跳楼、被火烧、被爆头,这些危险动作刘德华都曾尝试过。《全职杀手》中,他被玻璃瓶砸得头破血流;《风暴》中,为追捕悍匪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吊挂在车外;无论是只身与飞驰地铁擦身而过,或是骑着摩托撞墙、撞山,抑或从五层楼凌空跃下,他能自己做到的二话不说就去挑战。

  “很多人说你可以用替身,而我注重的是自己给大家的反应,我能做到的绝不用替身。有时候用与不用也取决于导演,当然我会选择有品的导演,比如徐克、洪金宝,他们让我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。但有时能力达不到的话也只能用替身,就像《盲探》,我真的爬不上去那个树,爬第二次就累了,第三次时杜琪峰还在喊能不能再快点,我也不明白为啥就没有替身快,最后就用了一个爬树的背影。”如今面对大量的动作戏,他仍然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话,“怕,我就不拍了,拍,我就不怕了。”

  “总之,会有的!”如今,对刘德华来说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就比如总被他提及,却又没来得及实践的当导演的目标,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考虑,也袒露过自己的担忧和紧张。左顾右盼后,他抬头坚定地告诉记者,“我会的,做导演,一定会的。以前采访时说三年之内,现在都过了一年了。”他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,似乎已经来不及感叹时光流逝,“监制和演员的身份不冲突,但当导演就不一定了。我现在考虑的是一边导一边演的问题,如果做导演的话可能就不做演员了,但感觉又不太可能;如果有非常好的剧本,自导自演是最好的,不卖座的话也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情。”想了想,他又再次重复,“总之,会有的。”

  记者:网络时代,电影口碑好坏很快就能有反馈,观众的意见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?刘德华:我当然关注口碑,这是我一直很看重的东西。口碑好其实不是在帮助票房,就算电影不卖,我也尽到了在电影上的责任。因为一部电影卖不卖座都是在客观环境下体现出来的。如

  果我是监制的话,就要整体看这部作品;不是监制只是演员,就会回到个人身上、注重于一个人的表演,相当于刘德华的口碑。

  刘德华:还没有任何安排(大笑),我很清楚自己的工作,就像受伤的一个月后,就觉得没法开演唱会。因为我觉得这事急不来,可能站在公司的立场上想,你现在能走了为什么不能唱?但我是要准备好才能做。如果我现在开(演唱会),你们看到的东西不是我想要的。也不是说要准备到完美,完美很难做到,但至少我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不是心虚的。

  刘德华:就是爱嘛!我觉得你爱什么做起来就不会疲倦。如果缺乏了爱和兴趣,比如哪天我只是去开工而已,或是为赚钱而拍戏,再比如干脆不拍戏,那就是我不爱(电影)的时候了。但现在无论哪一天拍摄,真没有厌倦或是不爱的时候。我仍然很希望有突破,努力去达到应有的基本要求。

  记者:这么多年就没有倦怠的时候?刘德华:因为(工作)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我爱我的家庭、父母、也爱我的生活。就像很多歌迷问我,“哎哟你怎么还在拼、为什么要这么拼”,甚至有很多人也不欣赏。但我现在觉得时间宝贵,家里、工作、朋友分我多少时间,就像我爱歌迷,我能有3秒钟,就给他3秒钟,这3秒我一定很真诚地去面对。我不担心他们支不支持,只是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。

  记者:现在被大家升级叫“华神”,怎么看待这个称呼?对于目前的你来讲特别想做的事是什么?

  刘德华:“华神”和“华仔”没什么两样,只是一个称呼而已;其实,我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,比较随性。据《新京报》